返回

放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25章 225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秦意浓悄悄地咽了口口水,心说:要命。

唐若遥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势?关键这强势让她心动不已。如果非要比喻的话,是疯狂分泌荷尔蒙和多巴胺,恨不得立刻拜倒在她西裤下的冲动。

这样的唐若遥有种说不出的性感。

“不说?”唐若遥愈发逼近,几乎贴上她的唇瓣,声音轻却在她心脏砸出一个又一个的小坑。

秦意浓低眸盯着唐若遥的唇。

唐若遥五官清丽,是那种不化妆会显得斯文秀气而化了妆就能驾驭任何气质的类型。她晚上出门画了个淡妆,樱唇娇艳欲滴,秦意浓指节轻轻地压上去,又软又弹。

这次咽口水的轮到唐若遥,不自觉地在她指下轻抿唇瓣。

秦意浓被这动作诱惑到了,抬起眼眸,笔直地望进她眼睛里。

唐若遥睫毛微颤,心跳漏了一拍。

秦意浓手指放开她的唇,闭上眼睛,低头吻了上去……

“妈妈,妈咪。”稚嫩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。

秦唐二人触电般分开,秦意浓整理形容,脸颊微红,故作掩饰地抬指勾了勾耳发,温和地望过去:“怎么了?”

宁宁穿着粉嫩的小睡衣小睡裤,奶里奶气道:“我洗好了。”

小朋友又大又灵的眼睛好奇地来回打量着两位妈妈。

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她歪了歪头,问道。

秦意浓面不改色地说:“我和妈咪在做游戏呢。”

秦嘉宁说:“哦。”她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,道,“我要睡觉了。”

秦意浓起身,牵起宁宁的手,道:“我陪你去。”

唐若遥跟着站起来,她去收拾浴室。

把孩子哄睡了,两人关了楼下的灯回二楼卧室,秦意浓进门就甩锅道:“都怪你。”

唐若遥毫无脾气地纵容笑道:“是是是,都怪我。”

秦意浓眼神里闪过一丝得逞,说:“你赔我。”

唐若遥问:“怎么赔?”

秦意浓将她推在沙发里,低头吻下去,两人的唇瓣只有零点零一公分,她及时停止,皱起眉头。

唐若遥已经准备好接受惩罚了,冷不丁停下来,睁开眼茫然道:“怎么了?”

秦意浓放开她,说:“你把刚才的剧情重来一遍。”

秦意浓拉着唐若遥起来,把自己换到弱势方:“来吧。”

唐若遥:“???”

她反应过来后被逗乐。

她心想:这可是你送到我手上的。

唐若遥把楼下发生的剧情重演了一遍,又有点不同,方才唐若遥不小心被秦意浓反客为主,这次她可没给对方机会,而是始终保持住强势一方。

唐若遥吻下来的时候秦意浓察觉到剧情的偏移,但她已经无暇去想了。

唐若遥攫住了她的两只手腕,霸道而肆意地亲吻她。

她是个聪明的学生,秦意浓一开始就知道,现在唐若遥在一步步地验证它。秦意浓会的,她都学会了,并且,即将更出色。

她还年轻。

秦意浓被吻得毫无招架之力,也不想招架,这是另一种全新的感受——完完全全地被对方掌控,心和身体都放任对方掌控。

一个吻像过去了一辈子。

秦意浓睁开迷蒙的双眼,有雾一样的水汽在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